筆硯丹青寫墨痕

關於部落格
從水墨畫為起點,探討中國藝術的美麗境界
  • 2847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重視水墨精神的牧谿

重視水墨精神的牧谿
南宋時期,理學、禪宗皆很發展,思想界十分活躍,而且理學與禪宗趨向互融,如理學大師朱熹就與禪僧往還,交流學問。這一時期禪宗南派也更為繁榮,許多有學問的人不滿當時政府偏安江南,紛紛逃到寺廟當僧人,以求寄託,僧侶的文化水平隨之提高,因此一批禪宗僧侶畫家亦應運而生。他們以禪宗南派“頓悟”的思想指導繪畫藝術,繪畫大多著墨不多,深藏玄機;題材不拘,皆作禪理;所繪有一種“只可意會、不可言傳”的情調。值得注意的是,宋代文人畫熱潮波及到南宋一些非文人出身的畫家,如最為著名的南宋畫院畫家梁楷和牧谿(又名法常),他們倆人受文人畫表現形式的影響,擅長多種畫科,不拘法度,縱情揮灑。
牧谿,四川人,宋末元初人,南宋理宗、度宗時為臨安長慶寺僧人,個性喜歡喝酒,繪畫繼承梁楷之餘緒,以水墨為主,技法更為純熟。他不拘成法,以甘蔗的渣代替畫筆來點染,非常的隨意,他作品水墨的韻味很自然,層次豐富,一洗刻意雕琢之氣。牧溪的作品雖不如梁楷那麼簡練,但所畫大多為佛教禪思題材,含有靜心、忘物、四大皆空的思想,而且形象的刻劃與寫情的傳神皆很完備,如《觀音圖》、《猿猴圖》等,用墨不多,卻神形兼具。他的畫大多流傳於日本佛寺,深受日本僧俗歡迎。
牧谿畫風縱逸不羈,天然巧成,為文人畫家。他擅常畫佛像、人物、山水、花島,繪畫藝術廣大精博,但在元朝初年還不為當時的人所重視,曾經有個名叫夏文彥的人曾斥責他的作品為「粗惡無古法,誠非雅玩」。然而他的作品在日本卻被視為「國寶」,對日本的水墨畫影響極大。傳世作品有【寫生卷】、【寫生蔬果圖卷】、【觀音】、【猿】、【鶴】、【松樹八哥】、【柿圖】等。
六柿圖:這是南宋畫家牧谿的作品「六柿圖」,現藏於日本龍光寺,被尊為國寶,畫面上六個柿子幾乎一字排開,但在墨色變化上以輕重濃淡相間排列。
這幅小品,不過是用水墨濃淡參差羅列的寫了六枚山柿,但是給人的感覺卻像是墨分五彩一片繽紛照眼又像是攝取了對象的時空綜合凝聚,使人感受到:歷史可以過去,但藝術家筆下的這幾枚柿子卻會萬古長存。若推究這「六柿圖」的所由從來,我們很有理由說是由他的「寫生卷」中而來。牧谿在故宮博物院中有他的寫生長卷,舉凡日用蔬菜山果花卉雜及翎毛,無不維妙維肖收於卷中。明代大收藏家項元汴(子京)跋云:宋曾法常,別號牧谿。喜畫龍虎猿鶴蘆雁山水樹石人物。皆「隨筆點墨」而成,意思簡單,不假妝飾。…其狀物寫生,殆出天巧,不唯肖似形類,並得其「意」。-這是說牧谿在形狀相似之外,還要表達出東西精神之真意,看他「六柿圖」的造詣,真的得到這樣的效果,看他寫生的孜孜功力,便知道他成功的所由,而且一點都不偶然。
觀音圖:牧 谿畫的「觀音圖」中的觀音,表現的也是當時崇拜的主要神祇-白衣觀音。牧谿要表現的是觀音內在心靈,觀音跌坐岩石岸邊,靜靜凝視前方清澈的水面﹐思考人間悲苦,禪意其中。此畫受傳統影響,觀音造形豐滿如唐,但線條和色彩只以水墨來表現,且姿態自然,已脫離傳統圖像。白描筆線源自李公麟,而李師承道子紋轉法﹐但牧谿用墨更淡,用筆更簡練。以淡墨描寫白衣觀音,冠飾淡雅,衣紋純淨、堅,坐墊的絲絮,一筆一筆勾畫,岩石用粗筆中濃墨毛皴擦後染,山窟寬大深遠,皆在襯托白衣觀音溫雅容貌和聖潔氣度。前方竹葉、右上方蕨類及苔點以更粗濃筆墨表現,加強了畫面的節奏的平衡。此畫筆法嚴謹靈活,墨色蒼潤﹐粗細線條成對比 ,畫面清遠逸放、蘊藉綿密。
觀牧谿的作品雖不如梁楷那麼簡練,但所繪大多為佛教禪思題材,寓有靜心、忘物、四大皆空的思想,而且形象刻劃與寫情傳神俱得,在此畫中,雖落墨不多,卻神形兼具。
資料來源:李霖燦(民76.12)中國美術史稿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