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硯丹青寫墨痕

關於部落格
從水墨畫為起點,探討中國藝術的美麗境界
  • 2847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中國現代繪畫的開拓者【上】

中國現代繪畫的開拓者【上】
齊白石、黃賓虹、徐悲鴻一般認為中國近代繪畫從1840年鴉片戰爭前後算起,主要代表人物應為海上畫派的趙之謙、虛谷、任伯年、吳昌碩等。現代繪畫應從1919年“五四”新文化運動前後算起,而齊白石、黃賓虹、徐悲鴻、張大千、潘天壽、高劍父等便是這時期最具影響的畫家。由於他們對傳統繪畫的批判繼承和所具的改革創新意識,因此作品中表現出鮮明的時代特色和嶄新的藝術風貌,對現代繪畫產生了深遠的影響。一改清代300年來以“四王”為代表的因循守舊的陳習,使中國民族繪畫顯示出新的生機和活力。這是中國繪畫史上的一個重大轉折,預示著中國民族繪畫的復興。
藝術歷來與社會、人生密切相關。中國古代的文人畫是封建上層社會文人士大夫藉以抒懷遣興、寄託個人生活情趣與人生哲學的一種手段。他們可以僅僅憑藉前人的筆墨形式即可溝通、交流彼此之間的雅好,得到精神上的滿足。無需花費苦心在生活和自然之中重新提取和創造。這種傾向,助長了形式主義概念化的風氣。以“四王”為代表的八股式的山水畫正是這種風氣的典型。
清末以來由於西方列強的侵略,中國社會發生了激烈的動盪。資本主義經濟文化的輸入,使中國社會各個階層的經濟、政治地位以及思想觀念發生了重要的變化。從洋務運動、戊戌變法,到辛亥革命和“五四”運動,標誌著中國人民的不斷覺醒。天下有識之士莫不尋求探索新的思想、新的制度,來改變積貧積弱的中國,以圖民族的振興。西學東漸的潮流,也強烈衝擊著中國傳統文人畫的正統地位。新文化運動的猛將陳獨秀率先提出了“革王畫的命”的口號,對“四王”的批判成為新文化運動的一個組成部分。
這在當時無疑是有進步意義的。它反映了人們對這種毫無生氣,千人一面八股式的文人畫的一種厭倦。其時的許多畫家也已看出了這一弊端,各自在實踐中重新做出了選擇。齊白石、黃賓虹就是如此,徐悲鴻熱衷於引進西方寫實主義的繪畫,並以改革中國畫為己任,敢於“獨持偏見,一意孤行”,主張“古法之佳者守之,垂絕者繼之,不佳者改之,未足者增之,西方繪畫之可採入者融之。”他不僅是理論上的倡導者,而且是一位身體力行的勇士。他在引進西方繪畫,革新中國畫的過程中,做出了傑出貢獻,對現代中國美術事業的影響至為深遠。齊白石、黃賓虹雖然沒有在理論上提出激烈的口號,但在自己的實踐中早已脫離了“四王”的軌跡,他們把藝術重新植根於生活和自然之中,並在傳統的基礎上闖出了一條新路,建立了自己的藝術風格,在這種意義上,他們與徐悲鴻所主張的現實主義創作精神是完全一致的。
齊白石(1864~1957),出生於湖南湘潭星斗塘。他的祖父和父親都是農民,自幼家境貧寒,念不起書。很小就砍柴放牛,下田做活。稍長便在鄉里學雕花木匠,又學畫像。他是一個很有藝術天分的人,學手藝學畫畫都能有所創造,頗受歡迎。他憑著這點本事賺錢貼補家用,終於能吃飽肚子。
27歲那年,家鄉的文人胡沁園先生發現了他的才能,收為弟子,才開始學畫花鳥草蟲。又跟陳少蕃先生學詩。白石40歲之前在家鄉一帶已很有名氣,他畫像的本事很出眾,找他畫像的人越來越多。從現在傳世的作品可以看到,他已受到了西洋畫法的影響,有些近似照片的效果,形象逼真生動。他的觀察和寫生能力在畫像中得到了充分的體現。但他那時的花鳥、山水作品尚處於模仿古人的階段。40歲以後才開始外出遊歷。白石當時只知道畫畫,刻印賺錢,養家糊口,對未來要走的藝術道路還沒有認真考慮。
他的一位朋友郭葆生從陝西寫給他一封信,這對白石一生繪畫風格轉變起了十分重要的作用。信中稱:“無論作詩作文,或作畫刻印,均須於遊歷中求進境,作畫尤應多遊歷,實地考察方能得其中之真諦。古人雲,得江山之助,即此意也。作畫但知臨摹古人名作,或畫譜之類,已落下乘;倘復僅憑耳食,隨意點綴,則隔靴搔癢,更見其百無一是矣……”他這位朋友對白石的處境可謂十分了解,不僅給他指出了明確的方向,也指出了他的致命弱點。白石自從這次遠遊以後,至48歲前後五出五歸,足跡半天下,飽覽了山水名勝,不僅結識了許多朋友,還觀賞了不少古代珍品。他從臨摹古人的圈子裡跳了出來,開始了將傳統筆墨與現實結合起來的創作階段。他結束了最後一次遠遊回到家鄉後,整理遠遊得來的山水畫稿,編成了《藉山圖》共計52幅,後來陳師曾看了十分讚賞。
又根據朋友胡廉石所擬的題目,創作了《石門二十四景》,從這些作品中完全能夠看出白石的畫風發生了根本的轉變。《石門二十四景》構圖簡括,筆墨凝練,形象鮮明,色彩濃麗,生活氣息醇厚,已標誌著白石山水畫風格的建立,也是五出五歸之後最重要的成果之一。但是其間的花鳥畫還沒有跳出李 、金農特別是“八大”的樊籬,作風冷逸,筆墨刻板,缺少鮮明的時代感和個人風格。
他57歲因家鄉盜匪橫行,無法棲身,無奈只好離開家鄉到北京定居。他曾說“予50歲後之畫,冷逸如雪個,避鄉亂,竄於京師,識者寡”。由於作品無人問津,只能靠刻印維持生計,內心十分苦悶。於是他接受了好友陳師曾的建議,毅然決定衰年變法。又經過十餘年的艱苦努力終於獲得了成功。他開始效法吳昌碩的大寫意畫法。吳昌碩作品中那種渾樸凝重的金石韻味,濃麗厚重的色彩,博大雄渾的氣勢,使他逐漸擺脫了“八大”的冷逸作風。他又大膽地吸收民間繪畫的稚樸情趣和單純火爆的色彩,畫風更為熱烈活潑。這種適合大眾口味的藝術風格,完全是順應社會發展的需要,也是時代的變化給藝術家提出的新課題。這說明一個藝術家只知重複古人是沒有出路的,筆墨當與時代相隨。齊白石如果沒有衰年變法,也就沒有他傑出的藝術成就和歷史地位。
白石老人一生創作了許多鮮活可愛、生機盎然的藝術形象,無論是山水人物、花鳥草蟲、水族動物,都具有簡潔、鮮明、純真爛漫的情趣。這些藝術形象的取得,是畫家經過艱苦的勞動、長期觀察和反覆錘煉的結果,決不是信手拈來一揮而就的。正如他所說:“善寫意者,專言其神;工寫生者,只重其形。要寫生而復寫意,寫意而復寫生,自能神形俱見,非偶然可得也。”他對每一種形象的創作,都經過反覆的提煉取捨,才達到爐火純青的境地。“吹盡黃沙始見金”、“語不驚人死不休”這才是白石老人藝術精神所在。他在青年時代便開始畫蝦,其間經過了四十餘年的臨摹、寫生與創造過程,反覆琢磨,反覆錘煉,到了70歲以後,方才得心應手,達到活潑爛漫的境地。他對蝦的習性、特徵以及運動規律已瞭如指掌,成竹在胸,幾筆下去便能神形畢現,妙趣橫生。他所畫的荷花、紫藤、牡丹等花卉,也無不經過長期的寫生和觀察才達到筆簡而意繁的妙境。
白石老人出身於農民家庭,青少年時代便一直為吃飯而發愁,能夠靠畫畫賺錢、吃飯,已感到十分的快樂。他在生活上從沒有更多的奢求。他有平和安靜的生活理想,也有恬淡自然的田園生活情趣。他不慕榮利,熱愛大自然和一切微小的生命,具有純樸真摯的情感。但是由於社會的動亂,時局的險惡,使他的理想不斷地破滅,被迫四處漂流,最後定居北京。他只能憑藉藝術來寄託自己對生活的嚮往和追憶,在他的許多作品中,有對童年生活的美好回憶,也有對生活和自然的熱戀,充滿了濃郁的鄉土氣息和真摯熱烈的情感,表達了他對人生的嚮往和美好生活的渴求。弱小的生命、尋常的草木一經他的點染,便情趣盎然,產生了動人的美感,使人有無限的遐思。草木的榮衰寄託著時光的流逝,微小的生命蘊含著生活的樂趣,像一首首抒情詩一樣,撥動著人們的心弦。這種神奇的筆墨來源於畫家對生活的忠實,對自然的忠實,也來源於他真率而熱烈的情感。“作畫妙在似與不似之間,太似為媚俗,不似為欺世”,這是一個誠實的藝術家的創作態度。因此我們說白石老人是一位充滿樂觀的生活情趣,富有現實主義精神的傑出畫家。
黃賓虹(1865~1955),家鄉在安徽歙縣潭渡村,出生在浙江金華。名懋質,字樸存,號賓虹。他的父親黃定華,14歲到金華學做生意,後來成為當地頗有財力和地位的商人。父親曾經希望他在仕途上有所發展,於是賓虹曾於13歲應童子試,20歲應縣試,但皆榜上無名。賓虹自幼喜愛繪畫,曾跟鄰居倪淦老先生學畫。先生告訴他“作畫當如寫字法,筆筆宜分明,方不致為畫匠也。”這幾乎成為他一生的座右銘。20歲前後他在家鄉看到了查士標、漸江、石、石濤等人的作品,開始臨摹“新安派”的山水畫,尤其喜歡漸江的作品。又入紫陽書院學習,受到名師汪宗沂的指點,對詩詞、小學、乾嘉樸學產生濃厚興趣,這對他以後的金石書畫的研習具有十分重要的意義。
由於帝國主義經濟侵略,父親經商失利,賓虹28歲隨父還鄉,並協助父親開辦手工製墨作坊。不久因製墨工人中有“哥老會”的成員受到牽連而被捕入獄,得釋後即離開家鄉到了揚州。他在揚州廣覽了許多古今名人書畫,認識了揚州名畫家陳若木。在遊安慶時拜訪了懷寧老畫師鄭雪湖先生,先生告訴他作畫“實處易,虛處難,子謹志之。”使賓虹終生不忘。他46歲那年到了上海,擔任《國粹學報》的編輯。在此之前曾在《國粹學報》發表過《濱虹論畫》、《敘摹印》等文章。不久他與柳亞子,陳佩忍等共同創立了“南社”,這是一個宣傳民族、民主革命的進步文藝團體。這群人之中先後有鄧實、黃節、俞劍華、高劍父、高奇峰、蘇曼殊、陳樹人、李叔同等金石書畫家。賓虹其時在金石書畫與理論研究方面已頗有影響。鄧實即曾為他代訂“賓虹草堂山水潤例”刊載於《國粹學報》。

 
資料取材: http://tw.babelfish.yahoo.com/translate_url?doit=done&tt=url&trurl=http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