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硯丹青寫墨痕

關於部落格
從水墨畫為起點,探討中國藝術的美麗境界
  • 2847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中國現代繪畫的開拓者【下】

中國現代繪畫的開拓者【下】
賓虹自48歲遷居上海至60歲前後,先後在《國粹學報》、《國是報》、商務印書館美術部、 神州國光社等處從事編輯出版工作。在此期間他完成了一部巨著《美術叢書》的編輯出版工作,先後撰寫了《中國畫史馨香錄》、《古畫微》、《鑑古名畫論略》、《國畫分期學法》等有關中國畫史和藝術理論的論著。他不斷探尋中國傳統繪畫的奧秘,體會到國畫的精粗、高下之分就在筆墨變化之中,氣韻生動是從骨法用筆中得來等要旨。
賓虹60歲以後遊歷講學活動日繁,他67歲遊天台、雁宕,69歲入蜀,探奇覽勝,足跡遍大半個中國,積累了數以萬計的寫生畫稿,把傳統筆墨與大自然進一步地融合起來,創立了鮮明的藝術風格。70歲時友人和學生為紀念他的生日,為他出版了木刻《紀遊畫冊》。賓虹在序中寫道:“夙聞先生論趙文敏筆法,石如飛白樹如籀。今觀此冊,實與之合。所喟者,先生昨年尚在峨眉、青城間,曾幾何時,已聞戒不易再到。然先生腰腳之健,興趣之豪,揮毫落紙之勤而速,更十年,二三十年,逆知其無異於今日……”可以看出賓虹此時對他未來的藝術道路懷有堅定的信心和孜孜以求的精神。
1937年賓虹應北平古物陳列所之聘,去北平審定故宮南遷書畫,同時兼任北平藝專的講師。據他自己說:“近伏燕市,謝絕應酬,惟於故紙堆中,與蠢蟲爭生活,書籍、金石、字畫、竟日不釋手。”這期間完成了《漸江大師事蹟佚聞》、《釋石事蹟彙編》兩部重要著作。80歲時在上海的朋友們為他舉辦了平生以來的第一次個人畫展。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後他曾任中央民族藝術研究所所長和中央美術學院華東分院教授。
賓虹90歲之前右目白內障已經很嚴重,但他依然勤奮作畫,90歲時藝術達到最高峰。縱觀黃賓虹的一生 ,他早年顯然是受到乾嘉以來經世致用之學的影響,花了許多精力去從事金石、文字之學的研究以及文獻的整理與考證。對待繪畫始終抱著“以畫為樂”、“以畫為寄”的近乎古代文人的態度。但是他在藝術方面付出的努力和追求卻遠遠超過了已往的文人畫家。賓虹自青年時代便開始遊歷祖國的名勝,他十上黃山、五登九華,四臨岱岳、70歲入蜀以至足跡踏遍兩廣、雲貴等十餘省,比起任何一個畫家也毫不遜色。
他的學養和遊歷以及藝術創作,在同時代的畫家之中還沒有一個人能與之相比。他對藝術的追求也有別於過去的文人畫家,他注重山水的內在之美,注重表現空間的博大,體勢的渾成,深邃的意境,傳達山水的靈性。這大概是新安畫派、漸江、石濤等給予他的影響。他曾雲:“江山本如畫,內美靜中參,人巧奪天工,剪裁青出藍。”他的山水畫作品,能於渾沌黑黝黝之中見出博大沉靜的精神與誘人的山林之趣,使人觀之有目不暇給、陶然忘機的感覺。如果說他具備某些文人畫的特點,那就是在傳統筆墨的繼承與創新方面表現得更為精深。他在長期的理論與實踐的探尋中,總結出了“五筆七墨”之說。五筆即平、留、圓、重、變;七墨即:濃墨、淡墨、破墨、積墨、潑墨、焦墨、宿墨。他的畫風別具深厚蒼茫之美,有一種混沌杳冥的意趣,這是畫家的情感通過筆墨的節律和虛實滲化與自然的形質和氤氳的妙合。“作畫當以不似之似為真似”。“惟絕似又絕不似於物象者,此乃真畫”。這集中表達了他對藝術的追求。其妙處正在於擺脫和超越了具象之表,表達出那些常人所感受到卻看不到的內在精神,所謂“虛處難而實處易”,意義正於此。
我們在他那些深厚蒼茫,近似抽象和混沌的筆墨之中完全可以領略山川的靈秀、草木的華滋和宇宙間遼闊而深邃的境界。看出畫家的筆墨節律、思想情思已完全擺脫了眼前物象的約束,進入了自由馳騁的境界。這應是道與技的完美結合,是藝術的最高境地。賓虹對於自然的參悟和賦予筆墨的靈性是他對傳統繪畫的長期深入研究與努力實踐的結果。他決不同於已往的文人畫家那種“逸筆草草不求形似”的創作態度,他藝術生命首先是在自然之中,從這一點上看黃賓虹的繪畫早已蘊含了現代藝術的精神。黃賓虹曾經說:“畫無中西之分,有筆有墨,純任自然,由形似進於神似,即西法之印象抽象。”“以台端之精心毅力,研求中外畫理,乘此時局之間,盡可習中國之畫,其與西方相同之處甚多,所不同者工具物質而已”。可見他對西方繪畫的觀念與畫法是有過研究的,所以說時代的氛圍對賓虹藝術道路的選擇和藝術風格的創立也同樣具有密切關係。
徐悲鴻(1895~1953),江蘇宜興縣屺亭橋鎮人。他出生比齊白石晚31年,比黃賓虹晚30年,他的青少年時代正是“五四”新文化運動興起的時候。悲鴻自幼家境貧寒,父親徐達章是當地知名的畫師,不但會畫畫也能讀書寫字。悲鴻9歲在父親的教導下讀完了《詩》、《書》、《易》、《禮》、《四書》、《左傳》等書,開始臨摹吳友如的人物畫與界畫。
由於貧窮和災害,他13歲時就跟隨父親流浪江湖,賣畫謀生。17歲便挑起了家庭生活重擔,在三個學校擔任圖畫教員,為了養家糊口,為了給父親治病,整日奔波勞累。悲鴻是一個有正義感的熱血青年,他才氣橫溢,充滿奮鬥精神。父親去世後,他便去上海半工半讀。其間幾乎流浪街頭,費盡周折,在21歲時考取了上海震旦大學。他的人物畫基礎很好,曾為審美館畫了四幅仕女畫,又為倉聖明智大學畫倉頡像,頗受稱賞。
22歲時曾去日本,不久即回國,又經康有為的介紹去北京,意圖到法國留學。因傅增湘、蔡元培的賞識被聘為北京大學畫法研究會導師,與陳師曾相識。此時正處在“五四”運動的前夕,北京的《新青年》、《每週評論》等進步刊物,大量傳播民主主義思想和文化,對悲鴻產生了重要影響。他開始對明清以來,尤其是當代畫壇現狀提出激烈的批評,主張改良中國畫,吸收西方繪畫的優秀技法,他嘗說:“中國畫學之頹敗,至今日已極矣!”青年時代的徐悲鴻便立下大志,以復興中國畫為己任。他24歲時,終於爭取到去法國留學的機會,於1919年3月去了法國。到了法國不久便考入了國立高等美術學校,其校長著名的歷史畫家弗拉孟便是悲鴻的第一任老師。不久他又入法國著名畫家達仰的門下。由於徐悲鴻的勤奮刻苦,素描、油畫均取得了優異的成績,他的作品曾有多幅入選法國全國美術展覽。
留學期間,他看到了許多歐洲繪畫大師的名作,如文藝復興時代的藝術大師達‧芬奇、米開朗基羅的作品。18世紀法國著名的浪漫主義大師德拉克洛瓦的名作《希阿島的屠殺》,席里柯的名作《梅杜薩之筏》更使他為之震動,以致激動得熱淚盈眶。這一切使他更加堅定了把西方寫實主義繪畫的優秀傳統引入中國的決心。1927年4月徐悲鴻終於結束了8年的留學生涯離開了巴黎,回到了祖國。回國後先後擔任田漢創辦的南國藝術學院美術系主任、南京中央藝術大學教授、北平藝術學院院長。
抗戰勝利後1946年他在周恩來、郭沫若的鼓勵下到北平擔任北平藝專校長,解放後任中央美術學院院長。悲鴻一生的大部分時間用于從事美術教育,他極力提倡的寫實主義繪畫精神貫穿於他的教學和創作之中。他為中國現代美術界培養了一大批優秀人才,如:吳作人、蔣兆和、艾中信、李斛、宗其香、袁曉岑、楊建侯、滑田友、呂斯百等都曾得到他的親授。同時在他身邊更聚集一大批志同道合富于創新精神的美術家。
徐悲鴻為中國現代美術教育事業做出了極為重要的貢獻。他創立了科學的教學方法和完整的教學體系。主張素描是一切造型藝術的基礎,他的素描教學十分嚴格,務求用科學的方法觀察和表現物象的形體與精神。在長期的教學實踐中總結出了“新七法”,有效地提高了學生的寫實技巧和造型能力。
徐悲鴻不僅是一位傑出的美術教育家,同時也是一位極具社會責任感的藝術大師。他在20~30年代創作的油畫《我後》、《田橫五百士》和國畫《愚公移山》、《九方皋》、《巴人汲水》等作品,不僅藝術形象真實感人,而且蘊涵著深刻的社會歷史內容,表現了中國人民渴望自由和獨立的決心和信念,也寄託了作者的愛國主義情懷。這樣具有重大社會歷史意義的作品,對於中國人民爭取抗日戰爭的勝利、爭取民主和自由起到了教育鼓舞作用。    
悲鴻以自己的實踐,實現了其改良中國畫的願望。他把西方寫實主義的表現方法與中國傳統的筆墨融為一體,創造了一種新藝術風格。他筆下的人物、動物、花鳥等形象,無不造型準確、真實生動而又富有筆墨情趣。悲鴻歷來反對因襲古人的筆墨遊戲,也反對毫無取捨的自然主義。他對於“惟妙、惟肖”的解釋,集中表達了其藝術主張,他說:“肖者像也,妙者美也,肖者未必美,而美者必定肖。”詮釋了藝術的宗旨決不在於以模擬自然為能事,重要的是表現物象的精神和藝術家的審美追求,這才符合現實主義的創作精神。
徐悲鴻喜歡畫動物,而一生畫馬獨多。他畫馬用筆縱放淋漓,但造型結構卻十分嚴謹。既充分發揮了中國傳統寫意畫的簡潔與凝練,又能結合西畫的塊面與光影,把馬的形體表現得十分強健而豐腴,縱橫馳騁,氣勢磅礡,觀之使人感到精神振奮。不僅如此,他還經常在作品中題句,以壯情抒懷,如“哀鳴思戰鬥,迥立向蒼蒼”,“問汝健足果何用,為覓生芻競日馳”,“山河百戰歸民主,剷除崎嶇大道平”等,使人感到他對社會人生的關注。悲鴻筆下的蒼鷹、雄雞、鵲雀等,造型均十分優美生動,令人感到清新悅目,充滿了無窮的生命力。他把傳統文人畫抒情寓意的寫意手法,與西方繪畫的寫實方法巧妙結合起來,創作出鮮活有力的藝術形象,洋溢著強烈的時代精神。因此可以說徐悲鴻先生是現代畫壇上最富創造精神,最富于社會責任感的藝術大師。他藝術體系的博大,和他對中國現代美術事業的貢獻,至今仍然是一個重要的研究課題。
齊白石、黃賓虹、徐悲鴻這三位現代畫壇上的藝術大師,由於他們生活的時代和境遇的不同,而選擇了各自不同的藝術道路,同時也創立了各自不同的藝術風格和流派,而他們的共同特點是具有鮮明的時代特色,他們在不同程度上受到了“五四”前後新文化運動的影響也是不能否認的。雖然他們之間的藝術風格存在很大的差異,但是,如果沒有新文化運動對以“四王”為首的八股式的文人畫的批判,沒有中西文化的碰撞這種文化氛圍的影響,齊白石的衰年變法,黃賓虹的對宋元寫實主義繪畫風尚的追尋,徐悲鴻的中西融合的改革都是難以實現的。因此,我們說,任何一個傑出藝術家的出現,任何一種藝術風格的建立,都與那個時代的整體文化氛圍具有內在的聯繫。

 
資料取材:http://tw.babelfish.yahoo.com/translate_url?doit=done&tt=url&trurl=http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